三文鱼知识

三文鱼文化

三文鱼知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三文鱼文化 » 三文鱼知识

揭开三文鱼译名之真相

2015-02-12 14:25:09 点击数:

挪威三文鱼、帝王三文鱼、红三文鱼、阿拉斯加三文鱼……为什么都叫三文鱼?

\

    三文鱼是一种大家耳熟能详的海产。那橙白相间的外形和丰腴柔美的滋味,无论是作为寿司刺身生食还是煎烤过后熟食,都让人馋涎欲滴。然而,如果在市场上转一圈,你会发现同样称为“三文鱼”,居然冒出了很多外观、质地和口感各不同的鱼类。如果追问下商家,就会发现这些“三文鱼”多了各种“前缀”:什么挪威三文鱼、帝王三文鱼、红三文鱼、阿拉斯加三文鱼等,甚至还出现了“淡水三文鱼”这一个怪异的名称组合。

\

    其实,经典“三文鱼”只是大西洋鲑这一种,挪威三文鱼是它的常用商用名,市场上带着其他前缀的三文鱼和大西洋鲑是同科,但并非同属。在英文里,这些“XX三文鱼”都叫做“XX Salmon”,只有一个例外——“淡水三文鱼”,即使在英文里,它也与三文鱼没有任何关联。在中文里,大西洋鲑之外的各种“XX三文鱼”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——大麻哈鱼(不是错别字,大马哈鱼也对)。 

    为什么这些“三文鱼”之间有着这么微妙的关系?这不止是一个翻译上的问题,而是一个交织着科学与商业、事实与利益的故事。

    大西洋是老牌的“Salmon”,太平洋是后来的“Salmon”

    很久以前,北大西洋有一种鱼,每年都会洄游到欧洲沿岸的河流里产卵。这些鱼在洄游时会奋力跃上瀑布,向上游游去,因此人们用拉丁语中的“salmo”一词(意为“上升”)称呼这类鱼。后来,这个词逐渐演变为salmon。这种鱼数量大,味道美,是当时欧洲北部沿海重要的捕捞鱼类之一。 

    时间来到了18世纪,分类大神林奈(Carl Linnaeus)推广了生物的“双名法”命名体系。基于这套系统,任何一个物种都会被赋予一个独一无二、不得重复的拉丁语名称,这就是所谓的学名。虽然林奈主要以植物命名闻名,但作为一名瑞典人,对这种量大美味的鱼儿当然也不会放过。自然而然的,“Salmo”这个词就被给予这种鱼作为属名。现在看看这种鱼的完整学名“Salmosalar Linnaeus, 1758”,就是林奈在1758年拟定发表的。

    就在林奈热情洋溢地给动植物命名的同时,新大陆上的欧洲殖民者们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横跨北美大陆到达了太平洋沿岸。结果他们惊讶地发现,这里居然也有好几种外形类似“salmon”,也会洄游产卵甚至在不同生活阶段体色会发生巨大变化的鱼类。于是,这些欧洲殖民者们顺其自然地把这些鱼统统叫做“salmon”。为了区分它们和远在大西洋的亲戚,人们就把大西洋的S.salar叫做“大西洋salmon”,而把后者称作“太平洋salmon”。当然,人们为了区分“太平洋salmon”中不同的物种,就在“salmon”这个统称前加上形态、产地等特征,于是就有了Sockeye salmon、Chinook salmon、Coho salmon、Chum salmon等名称。

    当然,分类学家不会采信这些俗名,而是需要用科学的方法命名这些鱼类。他们仔细考察了这些“太平洋salmon”,给它们取了一个属名Oncorhynchus。这个属名组合自希腊语的“onkos”和 “rynchos”,意思是“弯曲的鼻子”——因为这些鱼类在洄游时,不仅像大西洋鲑那样身体的颜色会发生改变,而且上下颌会还变成钩子的形状。由此,Sockeye salmon、Chinook salmon、Coho salmon、Chum salmon等,也有了它们的学名,分别为O.nerka、O.tshawytscha、O.kisutch和O.keta。同时,由于它们和S.salar的亲缘关系不远,因此它们都被归为了一个科,称为“Salmonidae”。

    中国的大麻哈鱼,来自太平洋;三文鱼一名,却本指大西洋鲑

    不过,这些会弯鼻子的鱼,在我国人民眼中并不陌生。在我国东北毗邻北太平洋的河流中,也会有这类“太平洋salmon”洄游。不过,它们早已有了中文名称,叫鲑鱼,当然,他们还有另一个更被国人熟知的名字——大麻哈鱼。东北人民食用这类鱼已经至少有数百年的历史了。所以,这类属名是Oncorhynchus的“太平洋salmon”,在中文里就被唤作太平洋鲑(或大麻哈鱼),而相对应的“大西洋salmon”,就被叫做大西洋鲑。而“Salmonidae”这个科名,自然也被称为鲑科。

    故事到了这里,其实还不干三文鱼什么事,毕竟“三文鱼”这3个汉字组合这时候还没诞生。不过,时间进入20世纪,事情有了变化。

    在20世纪初期,大西洋鲑作为十分重要的渔业对象,其捕捞量逐年上升,而人工养殖也开始起步,因此产量很大,成为了欧洲和北美东海岸海水渔业的支柱海产。于是就有商人将这类大西洋的鱼类出口到我国。从欧洲出口我国只能走海运,于是港台地区就成为了大西洋鲑最先“登陆”的地方。前面说到,我国的太平洋鲑分布在东北,南方并不常见,当人们询问这种鱼的名字叫什么时,得到的是商人们“This is salmon”的回答(由于最早进口大西洋鲑的商人国籍不可考,因此假设是说英语的)。于是,Salmon这个外来词就在浓重粤语腔下被音译为了“三文鱼”。当时,能够进口到中国的“Salmon”都是大西洋鲑,人们也就逐渐接受这种肌肉橙红色、有着明显白色脂肪条纹的鱼是“三文鱼”,并逐渐流传开来。而与此同时,在北方还用“鲑鱼”或“大麻哈鱼”来称呼东北河流里捕捞起的太平洋鲑们。

    随着养殖业的继续发展,太平洋鲑的养殖和捕捞也逐渐兴起,这些太平洋鲑出口量也迅速增加。但是,如何让这些太平洋鲑抢占那些原本大西洋鲑所占有的市场呢?精明的商人发现,太平洋鲑里不少物种和大西洋鲑长的很像,于是商家为了打开知名度和概念炒作,就利用很多太平洋鲑的英文名中带有“salmon”一词的特点,将这些太平洋鲑用人们所熟知的“三文鱼”之名相称,使得市场上的“三文鱼”变得混杂起来。而更有甚者,为了牟取暴利,出现了将淡水养殖、成本较低的虹鳟(O. mykiss)称为“三文鱼”来代替大西洋鲑的现象。可笑的是,虹鳟的英文名为“steelheadtrout”或“rainbow trout”,连“salmon”都没有。这一乱象延续至今,就算去店里点一盘三文鱼,给你端上来的仍然有可能是一盘虹鳟肉。

    迫不得已,为了维护“三文鱼”的“正统性”,人们给它加上了“挪威”二字的前缀,表示这是地道的大西洋鲑,所以就有了我们熟知的“挪威三文鱼”的名号。同时,为了方便区分那些“李鬼三文鱼”,人们用其英文名或产地给它们加上前缀,就变成了我们看到的“帝王三文鱼”、“红三文鱼”、“阿拉斯加三文鱼”等。事实上,这种命名方式同样存在很大缺陷,比如,阿拉斯加本身就是多种太平洋鲑的产地,所以“阿拉斯加三文鱼”虽然很有可能就是大麻哈鱼,但依然不能准确地指代具体的物种。这些顶着“三文鱼”之名的太平洋鲑们尽管味道也相当不错,有些市场价格甚至还高于大西洋鲑,但它们毕竟不是人们观念中那种橙白相间、丰腴软嫩的三文鱼了。

    所以说,出现混淆三文鱼的情况,其症结在于英文中的“Salmon”和汉语中“三文鱼”最初的所指并不统一。英文中Salmon可以代表大西洋鲑和多种太平洋鲑,而“三文鱼”则由于文中所述的历史原因特指大西洋鲑。在翻译中,若是要表达英文中“Salmon”的真实含义,一个更好的翻译方案是译为“鲑类”或“鲑鳟类”。由于在英文中Salmon可以代指多种不同的鱼,因此在国外生鲜市场上都会清楚的标示出具体的英文名,而如果去购买“salmon”的话,商家很有可能会询问你具体要哪一种——Sockeye、Coho、King还是其他。在我国,由于人们已经习惯于“三文鱼指代的是大西洋鲑”这一设定,若端上来的不是我们通常认知中的“三文鱼”,则会引起不小的争端。

    像这种多种鲑鳟鱼类都被称作“三文鱼”的现象,在分类学上被称作“一名多物”。“一名多物”现象的存在,使得人们在交流的过程中会发生物种的混淆,不但不利于科研贸易等事务的进行,甚至会关系到对人体的健康风险。例如,对于淡水养殖的虹鳟来说,其生食所带来的感染寄生虫的风险,就高于海水中养殖的大西洋鲑。在林奈建立的生物命名法规中,一个最基础的原则是要求“一物一名”。像上面所述的那些“三文鱼”,若用学名进行描述,是丝毫不会造成混淆的。

在线留言
    网站留言